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仙客来仙客来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6943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石库诗门要我吟

已有 153 次阅读2018-1-19 15:45 |个人分类:古词今填|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2017.10.16 仙客来壹 阅读 5137

下面四十多幅石库门照片,是作者用手机摄于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河口镇。这些石库门古建筑,全部是明清两朝的遗存。
石库门建筑最重要的功能是防火防盗。在古镇上人们习惯称这样的石门为“朝门”。包含着风水朝向的意思和富贵堂煌的装饰。
七言杂诗•石库诗门要我吟
作者/仙客来壹
中华新韵/人文韵

一,
石库诗门要我吟,朝门河口古屋深。
屏风一面摭堂富,诗咏歌门万户欣。


二,
大夫第里住何君,紧闭双门旧院濒。
石库当年人丁旺,而今荒废气息沉。


三,
油漆新门福双至,红日一轮照艳氛。
更有空调门外显,老屋虽旧有新宾。


四,
东海第中无海水,绿叶铁树有光临。
墙砖块块沟缝显,针叶根根护院门。

五,
天禄遗风刻字痕,红灯一半左边门。
旧屋门里人家暗,门外春光瓦下阴。


六,
半开半扇古屋门,丽日轮廓半照身。
踏步台阶步步岭,青砖伴影块块陈。


七,
西山真气头门占,檐瓦残缺少瓦裙。
风水人家风水院,人家古镇风水门。


八,
寻找当年茶叶纸,拱门仓库拱门存。
双双福字双双库,两个窗户两个勻。


九,
悬顶雕花古木纹,红茶黄纸富家根。
茶商纸库殷实富,古镇人家大户人。


十,
悬山顶上酷墙裙,瓦下悬空护院门。
乌木沧桑岁月染,灰墙癍面旧时痕。


十一,
当年水客门前过,今日游人瓦下吟。
贩纸贩茶多少债,行商走市几多金。


十二,
蔑篓红茶黄纸捆,贩夫走卒过门魂。
门中过客魂多少,进进出出几代勤。


十三,
勤奋人家世代拼,栅栏摇门锁财神。
青石框里有多富,杉木摇门过万金。


十四,
青藤爬满院墙芬,还有谁知故旧熏。
藤叶青青紧贴壁,癍癍墙壁岁月门。


十五,
红红标记拆屋晕,门下黄黄小花呻。
立雪第中人已古,拆来拆去碎人心。


十六,
旧瓦新梁修旧貌,人家祖上富贵荫。
积德积善商家妙,石库铁门垒万金。


十七,
行客匆匆过屋奔,双双门喜送客您。
游人过客稍停步,喜字红门恋客亲。


十八,
药王庙弄旧庭尘,门顶白霜木板昏。
贩药堂中何方氏。清江樟树旅河君。


十九,
门上四个石基在,基上横梁无有身。
破洞砖墙残败朽,有谁还住古屋门。


二十,
八字朝门多少怨,四级台阶过红裙。
风裙飘舞佳人现,满脸忧愁疲倦身。


二十一,
新客风尘小妾嫔,拾级而上提袂裙。
深门大户深窗妾,从此闺楼养妾身。


二十二,
高墙檐上绿青馨,檐下新人嫁上门。
石库钱庄往日富。新人媳妇旧时孙。


二十三,
雕砖黛瓦生青草,艳色红妆落魄婚。
石库门中深似海,萧郎一去不回门。


二十四,
旧木尘梁门前散,依墙来寄家已贫。
家徒四壁沦落第,清苦凡俗闹市人。


二十五,
门洞重重几进深,青砖块块立墙跟。
深门洞里深门户,嫁入侯门几丈深。


二十六,
侯门似海困红裙,路上萧郎陌路人。
似曾相识人依旧,青石门里不识君。


二十七,
屋檐瓦薄无情世,门槛青石厚义存。
踏破青青石上路,脚行厚厚卵石身。


二十八,
人迈石门千百次,落红过客女儿婚。
天翻地覆风雨后,唯见一贫如洗门。


二十九,
惨惨悽悽落瓦尘,空空荡荡瓦飞魂。
堂中还住乌衣客,香火坛中客去魂。


三十,
雕花门匾别墅新,似现当年花轿临。
粉面桃花入门第,桃花依旧落红尘。


三十一,
晋商闽客淮扬语,常进石门拜客频。
竹篓红茶石库满,新茶上市价格新。


三十二,
水到信江河口栈,双层杉木紧库门。
来人欲问新茶价,红水一杯议价唇。


三十三,
左右红灯喜庆门,徽商上下悬瓦裙。
富家嫁女千妆担,百架婚妆几里跟。


三十四,
济阳第里入佳宾,新客红裙队伍嫔。
人面桃花富饶里,灯红酒宴闹新婚。


三十五,
南州匾下重门第,风化青石败壁沦。
日落星升霜瓦第,堂风灯火对愁心。


三十六,
古镇人家风雨进,快船货物水中沉。
贵溪沉船鄱阳去,从此门屋破瓦淋。


三十七,
张锦春墙堵大门,当年古栈字还存。
阳光敷照癍墙面,石库朝门苦脸神。


三十八,
石门屋漏当年新,门面春风旺气吞。
门面不知何处去,春风依旧进屋淋。


三十九,
红岩风化青砖厌,门匾何时被铲身。
“四旧”腥风侵雨匾,“改革开放”有旧痕。


四十,
杉木摇门分两扇,一双石垫嵌墙深。
经风沫雨百年洗,留取石门岁月新。


四十一,
檐下东风日照春,武威第里主人孙。
门上红字谁来写,子子孙孙留点根。


四十二,
琴溪别墅字清芬,隽秀溪山河口人。
清水浮桥千古镇,九狮江上万年民。


七言杂诗·石库诗门要我吟
作者/仙客来壹
中华新韵/人文韵

石库诗门要我吟,朝门河口古屋深。
屏风一面摭堂富,诗咏歌门万户欣。

大夫第里住何君,紧闭双门旧院濒。
石库当年人丁旺,而今荒废气息沉。

油漆新门福双至,红日一轮照艳氛。
更有空调门外显,老屋虽旧有新宾。

东海第中无海水,绿叶铁树有光临。
墙砖块块沟缝显,针叶根根护院门。

天禄遗风刻字痕,红灯一半左边门。
旧屋门里人家暗,门外春光瓦下阴。

半开半扇古屋门,丽日轮廓半照身。
踏步台阶步步岭,青砖伴影块块陈。

西山真气头门占,檐瓦残缺少瓦裙。
风水人家风水院,人家古镇风水门。

寻找当年茶叶纸,拱门仓库拱门存。
双双福字双双库,两个窗户两个勻。

悬顶雕花古木纹,红茶黄纸富家根。
茶商纸库殷实富,古镇人家大户人。

悬山顶上酷墙裙,瓦下悬空护院门。
乌木沧桑岁月染,灰墙癍面旧时痕。

当年水客门前过,今日游人瓦下吟。
贩纸贩茶多少债,行商走市几多金。

蔑篓红茶黄纸捆,贩夫走卒过门魂。
门中过客魂多少,进进出出几代勤。

勤奋人家世代拼,栅栏摇门锁财神。
青石框里有多富,杉木摇门过万金。

青藤爬满院墙芬,还有谁知故旧熏。
藤叶青青紧贴壁,癍癍墙壁岁月门。

红红标记拆屋晕,门下黄黄小花呻。
立雪第中人已古,拆来拆去碎人心。

旧瓦新梁修旧貌,人家祖上富贵荫。
积德积善商家妙,石库铁门垒万金。

行客匆匆过屋奔,双双门喜送客您。
游人过客稍停步,喜字红门恋客亲。

药王庙弄旧庭尘,门顶白霜木板昏。
贩药堂中何方氏。清江樟树旅河君。

门上四个石基在,基上横梁无有身。
破洞砖墙残败朽,有谁还住古屋门。

八字朝门多少怨,四级台阶过红裙。
风裙飘舞佳人现,满脸忧愁疲倦身。

新客风尘小妾嫔,拾级而上提袂裙。
深门大户深窗妾,从此闺楼养妾身。

高墙檐上绿青馨,檐下新人嫁上门。
石库钱庄往日富。新人媳妇旧时孙。

雕砖黛瓦生青草,艳色红妆落魄婚。
石库门中深似海,萧郎一去不回门。

旧木尘梁门前散,依墙来寄家已贫。
家徒四壁沦落第,清苦凡俗闹市人。

门洞重重几进深,青砖块块立墙跟。
深门洞里深门户,嫁入侯门几丈深。

侯门似海困红裙,路上萧郎陌路人。
似曾相识人依旧,青石门里不识君。

屋檐瓦薄无情世,门槛青石厚义存。
踏破青青石上路,脚行厚厚卵石身。

人迈石门千百次,落红过客女儿婚。
天翻地覆风雨后,唯见一贫如洗门。

惨惨悽悽落瓦尘,空空荡荡瓦飞魂。
堂中还住乌衣客,香火坛中客去魂。

雕花门匾别墅新,似现当年花轿临。
粉面桃花入门第,桃花依旧落红尘。

晋商闽客淮扬语,常进石门拜客频。
竹篓红茶石库满,新茶上市价格新。

水到信江河口栈,双层杉木紧库门。
来人欲问新茶价,红水一杯议价唇。

左右红灯喜庆门,徽商上下悬瓦裙。
富家嫁女千妆担,百架婚妆几里跟。

济阳第里入佳宾,新客红裙队伍嫔。
人面桃花富饶里,灯红酒宴闹新婚。

南州匾下重门第,风化青石败壁沦。
日落星升霜瓦第,堂风灯火对愁心。

古镇人家风雨进,快船货物水中沉。
贵溪沉船鄱阳去,从此门屋破瓦淋。

张锦春墙堵大门,当年古栈字还存。
阳光敷照癍墙面,石库朝门苦脸神。

石门屋漏当年新,门面春风旺气吞。
门面不知何处去,春风依旧进屋厅。

红岩风化青砖厌,门匾何时被铲身。
“四旧”腥风侵雨匾,“改革开放”有旧痕。

杉木摇门分两扇,一双石垫嵌墙深。
经风沫雨百年洗,留取石门岁月新。

檐下东风日照春,武威第里主人孙。
门上红字谁来写,子子孙孙留点根。

琴溪别墅字清芬,隽秀溪山河口人。
清水浮桥千古镇,九狮江上万年民。

阅读 5137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11-16 20: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