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美女姜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4639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那一年,朱熹种下了一棵苦槠树

已有 62 次阅读2018-12-30 22:00 |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婺源熹园:那一年,朱熹种下了一棵苦槠树
                     姜光丽
        婺源熹园,有一棵郁郁葱葱的槠树。它是朱熹47岁回家省亲祭祖时手植,距今已有八百多年,是园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棵古树。
        据说2013年熹园开园,林业专家对古树进行保护登记时,测量出这棵树的主干周长四点七米,树冠东西向二十三米,南北向二十四米,两两相加四十七米。朱熹父亲朱松四十七岁去世,朱熹最后一次回乡,也在四十七岁那一年。都是四十七,不仅让世人惊叹,这是机缘巧合,还是心灵相通?
       远观槠树,先是一臂擎立,然后开枝散叶,铺排了半边天空。 树的旁边,有古井一口,据说有一年大旱,到处井水枯竭,唯有这棵苦槠树下泥土湿润绿草如茵,挖开之后,发现一眼好泉。
       行走乡村,江南的古村古树,一般以香樟、银杏居多,也有杉树、松树,但朱熹却在祖籍地种下一棵苦槠树,这里面有什么讲究?
        带着这个疑问,我在熹园——曾经的朱家庄里,仔细探寻缘由。
       朱熹(1130.9.15—1200.4.23),字元晦,又字仲晦,号晦庵,晚称晦翁,谥文,世称朱文公。祖籍徽州府婺源县。
        史料记载,现在的熹园所在地——朱家庄,是朱熹先祖居住的村落,也是朱熹二世祖廷隽公、三世祖昭元公、以及五世祖振公原配汪氏三娘的安息之所。朱熹虽然远在福建,但对家乡却是“未尝一日而忘父母之邦”。于是在宋淳熙三年(1176年),第二次回到婺源祭祖、拜望宗族长老。并在朱家庄植下了这棵槠树,作为自己的化身,朝夕陪在先祖身边,一尽孝道。
      百度槠树,又叫苦槠树,槠树别名苦栗,大叶橡树,有甜槠、苦槠之分,花期一般在5月。10月果成熟,为褐色坚果,上有细毛,可煮熟后食用,有苦味。槠树寿命非常长,树干高耸,枝叶茂密,四季常绿,喜欢温暖湿润的气候,一般分布在长江沿线,号称标志长江南北地区的“分界树”。坚果外表像板栗,里面含有淀粉,可以做“苦槠豆腐”,如果去掉硬壳,将果仁磨成浆,加热调成块状软糕,再加作料精煮,就是“苦槠糕”。
       我特意询问了长住熹园的工作人员,他们告诉我,这棵树是苦槠树,因为果实是苦的。虽然已经八百多岁,但现在还是盛产期,每年都能收几箩筐苦槠子,做出的苦槠豆腐,味道特别鲜美,听得我馋涎欲滴,不知道“朱家宴"里有没有这道朱熹种出来的特色菜。说实在话,即使是我们这些常年生活在江南的人,苦槠豆腐也是一道不太能经常吃到的美味。
   《婺源历史文化旅游丛书》里,对朱熹两次回老家婺源有非常详细的描述。
        第一次是绍兴十九年(1149年)冬,朱熹刚刚考取进士后。朱熹回婺源故里,主要是祭扫先祖的墓地,省亲访友。在家乡,他受到族人亲友的盛情款待,还与文人学士饮酒唱和,非常欢畅。一次,朱熹在聚会上吟诵《离骚》,他声情并茂,吐音洪畅,无不令人肃然起敬。县城名士俞仲猷听说朱熹书法艺术有很高的造诣,于是求了一幅大字。文人董颖看后赞叹不已,题诗说:“共叹韦斋老,有子笔扛鼎。”朱熹这次返乡还了却了一桩心愿。当年他父亲朱松去福建做官举家迁移时,因家境困难盘缠拮据,不得不把祖业田亩全部典当。曾在福建剑州为官的婺源同乡张敦颐在告老还乡后,慷慨地为朱家赎回了田地,还多次催朱熹来婺源作个交代。所以,朱熹这次回婺源要登门面谢张老,并将赎回的田地交给族人管理,以便每年可用田租来祭扫和修理祖墓。 
  淳熙三年(1176 年),47 岁的朱熹第二次回到婺源。他寻找祖墓,一一祭祀,在先祖墓前诵读他刚撰写的《归新安祭墓文》。四世祖朱维甫妻程氏墓坐落在风光秀丽的九老芙蓉山,朱熹还特地在墓的四周植种了 24 株杉树。 
  朱熹这次回来住在西郊汪清卿家。汪清卿也是位饱学儒士,收了一些求学的门生,因而邀请朱熹为其学生讲学。朱熹对学生所提的问题,都一一解答,诲人不倦。为了表达对主人的敬意,他还为书斋题写了“爱日”匾额,撰写了《敬斋箴》。 
  期间,朱熹还亲临县学,向学校藏书阁赠送了《程氏遗书》《程氏外书》《经说》等书共 10 多卷,并撰写了《婺源县学藏书记》,阐述了书的重要作用。他在文中告诉乡人说,读书是为了增加知识,要尽心竭力,才能善其身、齐其家,而及于乡、达之天下、传之后世。 
  三都滕璘、滕珙兄弟二人拜朱熹为师,一直是通过书信讨教学问。这次老师归里,他们执弟子之礼,邀请先生游朱绯塘。朱熹见朱绯塘一带山水幽静,好像梦中到过似的,便问:“这地方叫什么?”滕璘说:“叫朱绯塘,我们的祖业都在此地。”朱熹闻后十分感慨地说:“难怪,我与你早有神交了。”于是要滕氏兄弟在这里作亭讲学,并为之亲书“草堂”二字。也许是朱绯塘那汩汩不息的泉水引发了朱熹的灵感,因而写下了“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千古绝句。 
  朱熹这次返乡,发现有些祖墓因年岁久远已很难找寻,于是与婺源族人商量修朱氏宗谱。他说,叙世次,展坟墓,非谱不存。 
  并确定以先祖朱瑰为婺源茶院朱氏的始祖,而自称为茶院九世孙。他还亲自为新修的婺源茶院朱氏世谱撰写了序言,要求徽建二族的后裔“不忘宗谱之谊”,“其墓在故里者,持有薄田于其下,得以奉守不废”。
       朱家庄还有朱熹留下的另一个印记,那就是朱氏宗祠门前的“孝字碑”。高高的青石板顶端,刻着一个细细长长的“孝”字。当年朱熹别出心裁,饱含深意,亲笔写下这个字,不懂的人,只道是朱熹龙飞凤舞好书法,细细研读,才会发现这个“孝”字的奇妙之处——以一撇为界,上面像一个孝子捧着一个老人,父子二人开心快乐,下面一个不孝子孙神情猥琐被棍棒驱赶。“百善孝为先”,一个不孝敬父母的人,必将被社会所指责和唾弃。
        朱绯塘边,紫阳书院里,学子们正在集体诵读先祖先贤朱熹的《朱子家训》。
        君之所贵者,仁也。臣之所贵者,忠也。父之所贵者,慈也。子之所贵者,孝也。兄之所贵者,友也。弟之所贵者,恭也。夫之所贵者,和也。妇之所贵者,柔也。事师长贵乎礼也,交朋友贵乎信也。
        见老者,敬之;见幼者,爱之。有德者,年虽下于我,我必尊之;不肖者,年虽高于我,我必远之。慎勿谈人之短,切莫矜己之长。仇者以义解之,怨者以直报之,随所遇而安之。人有小过,含容而忍之;人有大过,以理而喻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有恶,则掩之;人有善,则扬之。
        处世无私仇,治家无私法。勿损人而利己,勿妒贤而嫉能。勿称忿而报横逆,勿非礼而害物命。见不义之财勿取,遇合理之事则从。诗书不可不读,礼仪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童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守我之分者,礼也;听我之命者,天也。人能如是,天必相之。此乃日用常行之道,若衣服之于身体,饮食之于口腹,不可一日无也,可不慎哉!
       在《朱子家训》的诵读声中,我久久地凝望着这棵苦槠树。树种卑微,却同样顶天立地,寿长跨越千年;果实味苦,却可以降火饱腹,增添人生滋味。
       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不管出生何地,不论身处何方,不争论,不抱怨,不放弃,永远做最好的自己,这应该就是朱熹种下的苦槠树带给我们后人的启示。
2018.12.30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上饶之窗论坛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9-4-23 18: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