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美女姜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4639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虹桥上,六一草堂六一居

已有 126 次阅读2018-3-16 11:21 |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虹桥上,六一草堂六一居
                                           美女姜
        六一草堂六一居,三清媚们采风忙。2018年2月25日,踏着春天的脚步,我们来到了虹桥上《三清媚》文学创作营。
               “六一居”里书香浓
        “小桥流水人家,古道春风如画”,这里村前是花园,村中是果园,村后是公园,更让人注目的,这里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后裔第三十五代孙的居住地。欧阳修家风家训,在这里得以传承和光大。
        欧阳修(1007年-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后人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称为“唐宋散文八大家”。     
        作为3A乡村旅游景点——铅山县葛仙山乡陈家坞村虹桥上,优美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特别是别具一格的家风家训文化,吸引《三清媚》在这里设立文学创作营,邀请全国各地的作家,前来创作采风。
        《三清媚》文学创作营就设在六一草堂六一居。欧阳修号称“六一居士”,何为“六一”,这个有必要向欧阳修老先生请教请教。 
        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
        一片平缓的山坡,一栋简朴的泥房,一个清净的小院。低矮的围墙,简易的木门,院门茅檐下,“六一草堂”简朴沉稳。院子里,有桌椅可读书,有花草可赏阅,有秋千可休闲。穿过院子来到正堂,迎面是欧阳修挂像,上面悬挂“六一居”横匾。两边房间里,柜上摆的,桌上叠的,墙上挂的,处处透着书香气息。清风拂过,廊前红灯笼的流苏轻轻飘动。从门口或窗台往外望去,屋内屋外风景尽览。
        如果“六一居士”真来这里,一定会非常满意。  
                爱读书的司令员
      这天的“六一草堂”不同寻常。
      作为2018年上饶市经济巡查点,市委书记马承祖亲自带队,到“六一草堂”参观巡查。我们早早就把《三清媚》杂志和新出版的文集,沿院子通道两边摆放整齐。
         巡查组来了,大家一边听介绍一边往里面走。整齐的军装,醒目的军衔,停留在我们这一排书桌前。我正准备把手中的书递上,旁边陈彩虹的速度更快,一本《我到龟峰去看你》已经送到他伸出的手中。

       只见他打开目录浏览了一下,接着便站在原地认真地翻阅起来。名家写龟峰一栏,徐贵祥、周大新、裘山山、姜念光、文清丽,都是著名的军旅作家,而梁衡老师《方志敏最后的七个月》,更是一篇红色经典。他爱不释手地问:“这本书可以带走吗?”我们高兴地回答:“可以,可以,那边还有一本《女子眼中的上饶》,今天都免费赠阅!”

        巡查组离开后,我一直想知道,这位爱读书的军人是谁?有朋友告诉我,军人的胸牌上都有名字。我放大照片,看见“沈根火”三个字,网上核对后,心里肃然起敬,“沈根火,上饶军分区司令员”,我想这一定是位能文能武的骁将。
                虹桥上的情侣树
        绿茵茵的油菜覆盖了田野,簇拥的苞蕾正等待春花绽放。七彩的风车滴溜溜转,把秀美乡村装扮成一个童话世界。来到虹桥上,孩子们的快活那是不用说,就连大人,也忍不住童心大发。
      “六一草堂”地处山腰,一条古驿道沿围墙往后山蜿蜒而去,一不小心就走进凤嘴山公园的“醉翁亭”,“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千古名篇《醉翁亭记》,你能不能坐在醉翁亭里现场吟诵一番?
        门前山坡种着许多栗子树,粗壮的主干,向天空散开无数枝丫。这里是“乡愁园”。坐在院子的秋千上,荡啊荡啊,开心的我没看见乡愁。越过低矮的围墙和栗子树枝的缝隙,我只看见青山绿野,还有山脚下一片树林,郁郁葱葱。
        虹桥上据说有十座桥,古老的石拱桥上,爬满藤蔓,韵味十足。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桥下的人却在看你。桥上一个你,桥下一个你,共同走向自我的圆满。夜幕降临,灯光闪烁,桥上桥下,亦真亦幻。虹桥上的夜色,忽然变得炫丽多彩,让游人流连忘返,乐不思归。
       我去观桥时,看见了古树。   
        一拱石桥,一座凉亭,一架水车,一口水池,一条驿道,一片空地,还有一个烧香敬神的土地庙。遮风挡雨,避暑纳凉,古树为村口的休闲公园撑起了一把绿色大伞。伞下挂满长长短短的红绸带,正在春风里轻舞飞扬。  
        “那是什么树?多少岁了?有故事吗?”我的目光定格在古树上。
        “有故事。树下有牌子,你自己去看!”摄影师杨叔已来过多次,熟门熟路。
        时已中午,采风的美女们,在石拱桥上合影一张,在大水车边合影一张,在纸风车下合影一张,便急急赶着上车去吃饭。
        我一个人,往古树奔去。冲上一段很陡的石阶,左拐进入一个休闲小平台,终于看见两棵古树,但转着圈圈,也没找到文字介绍的木牌。
        一棵樟树和一棵苦槠,相距不足五米,树高20多米,树围超过3米。他们共享蓝天,同沐风雨,根叶交错,千年相守,被世人称为“情侣树”,成了爱情的象征。依山而立的两棵古树下,日积月累在臂弯处形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圆形平台,平台上那几条休闲座椅,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绝好去处。
        听见喊我的名字,一车人都在等。我快速拍下几张照片,再回头望望枝繁叶茂的两棵古树,然后小心下了石阶,接着往石拱桥上跑。
        跑上桥时,我忽然想到,这座桥,应该就是通往“六一草堂”的古驿道。而我坐在“六一居”里看见的那片山脚下的树林,就是这两棵相拥千年的爱情树。
      2018.3.15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4-24 22: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