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美女姜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4639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桃李芬芳春满园

已有 343 次阅读2018-2-27 20:30 |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桃李芬芳春满园
                        美女姜

        “我们郑坊中学八三届高中(1)班三十五周年同学聚会,邀请教语文的姜裕金老师参加,时间安排在2018年正月初二。”
        电话是打给我的。打电话的人,是上饶县郑坊中学八三届高中(1)班班长王经福。
        “我爸摔跤大腿骨折,到时不一定能去?等我回家征求我爸意见后再回复你!谢谢!”本来是好事,但躺在医院不能走路,那就没办法!
        “去的,去的,我能去的。我也很想看看同学们。离聚会不是还有一两个月吗,到时我应该就可以走路了!”老爸躺在病床上跟我着急,恨不得立即就能爬起来,走几步证明给我看!
        我也是郑坊中学八三届的高中,不过我是(2)班,我老爸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在当时,上饶县郑坊、华坛山、望仙、石人四个里北乡,统一到郑坊中学读高中,然后又从高一的三个班合并到高二的两个班,所以在大家的记忆中,已不分一班二班,好像大家都熟,大家都同过班。为了会会多年未见面的老同学,也为了陪伴照顾老爸,我也报名参加了这次相隔三十五年的同学聚会。
                  猜猜走来的是谁
       同学聚会,最有趣的事,就是喊出同学的名字。
        正月初二,上午十点钟的聚会。八点刚过,姜俊稀同学就带着儿子开着车,来接我们了。他协助做会务,还带着会场用的音响。
        我们一行四人,成了第一批到达郑坊中学的客人。学校的格局没有太大变化,变化了的是建了两栋新的教学楼。当年操场周边的法国梧桐没有增高但更加粗壮,只是操场中间那两棵寄托着多少校园情丝的沧桑杨柳已经不见。我来得早,就主动当起了义务摄影师,用手机记录下三十五年后老师同学相见相拥的感人瞬间。
        音响打开,寂静的校园顿时热闹起来。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进来。这个时候来的,不用说都是来参加聚会的同学,但到底是谁,却不一定能叫得出分得清。有人拎来灌得满满的四个大热水瓶,这是家住郑坊的肖永财同学。在郑坊中学任职的周文标同学,把会议室门打开准备会场,徐加强、 
汪家良、符臣旺、姜南义等同学陆续到达。班长王经福也早早来到学校,正月初一,他们就已打扫布置会场。这位尽职尽责的聚会发起人,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老班长,为此还曾被同事质疑:“你什么时候当过兵?还当过班长?”
        三十五年的时光,当年青春年少的同学,个子矮矮的,现在却成了高个;身材细瘦的,现在已膀大腰圆;浓密黑发变得稀疏斑白;脸庞眉宇刻下岁月沧桑。一眼能认出的,我们就大声喊出名字。仔细辨别仍无法确认的,也毫不客气请他自报姓名。
        严海燕和陈书华,两个身材修长青春不老的美女同学,从操场对面姗姗走来。班长王经福热情地迎上去,同学们也围过去互相握手问好。吴振炉、徐亚英、姜绍忠、      田、姜永华、姜万水等男女同学陆续到达,因为我不是(1)班的,所以有些同学面熟但记不住名字。同学越聚越多,都在操场上互相问候交流,邀请的语文姜裕金老师,数学陈书尧老师,英语孙锡光老师,物理符恩炎老师,化学陈新建老师,都已到齐,校长潘是声身体欠佳不再过来,师生们才互相礼让着进入会场,准备座谈。
       不知是对老师印象特别深刻,还是成年人外貌原本变化不大,好像所有的学生都能够一眼认出老师。老爸到得最早,同学们或恭敬或亲热地握住老爸的手,关切问候姜老师为何拄拐。姜俊稀、徐加强干脆把姜老师往怀里一搂,嚷嚷着快给拍照合影。夏红梅亲热地挽着姜老师的臂膀,嘘寒问暖。同学们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先围着在场的姜裕金老师和陈新建老师来个大合影。七十九岁的老爸,手里拄着拐杖,脸上挂满笑容,当年同学们曾抬头仰望高大帅气的语文老师,现在被已不再年轻的学生们拥进怀里,成了一个快乐的老小孩!
        桃李不言,下自成溪,应邀参加同学聚会,看同学们几十年后重回校园,畅叙同学师生情谊,这大概就是老师最幸福的时刻。
                 老师给了我翅膀
        潘彩仙:感谢父母给了我身体,感谢老师给了我翅膀,让我的生命能够自由飞翔!
       夏红梅:前三十五年,我们为事业家庭孩子而活;后三十五年,我们要为自己健康快乐而活。
        姜光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永远做一个好学生!
        王经福:感谢老师同学参加这次三十五年相聚。这次(1)班有些同学没来,但(2)班来了五个。不管是哪个班,大家都是熟悉的同学,有时间的,都尽量来见个面。
        男同学的祝福,就像坚实的土地,厚重,实在。而女同学,不管什么年龄,都永远青春浪漫!
        座谈会的时间安排得比较紧,老师讲完之后,同学们轮流发言,每人只能自报名字,简单说几句心愿和祝福。
        老爸大概比较激动,说的稍微有点多。他说了自己,说了同学,最后还朗诵了一首爱情诗。
       我一边听,一边陷入回忆之中。
       那天傍晚老爸摔跤股骨骨折,好心人给我打电话,准备送往市立医院。接到电话时我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不假思索地,我请他们帮忙送到上饶县中医院,然后又马上联系在上饶县中医院任副院长的同学万喜兴,请他马上安排担保接治。
        我回到家,收拾好住院衣物用品,带上煮好的晚餐面疙瘩,再赶到县中医院时,老爸已经拍过片安顿好,最后一瓶点滴都快吊完了。
        第二天上午,万喜兴同学亲自给老师设计手术方案,下午就进行手术。两个弟弟都在浙江,一下子赶不回来,只有我一个人负责看护。推车推进病房时, 符长福医生抬腿,万喜兴同学托臀,我负责抱头,可我根本抱不动,急得大喊,“老爸你用手挂住我脖子”。终于挪到推车上,看老师歪歪扭扭地躺着,很不舒服,万喜兴又托着老师的后背,给调整到一个舒坦的姿势。
        万喜兴先去手术室换衣服,准备手术,我和护士推着车,把老爸送到手术室门口。从两点到六点多,虽然等待的时间有点长,但有万喜兴同学在亲自主刀,我的心里非常踏实。手术很顺利,出来后又送进重症监护室继续监护。第二天早上老爸终于平安送回病房时,又是万喜兴和符长福医生帮忙,把老爸搬回病床上。
        如果说,危难之时,万喜兴同学的师生情谊无私帮助让我备感温暖,那么我更想说,对每一位走出校门后,在自己的领域内学有所长术有专攻,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同学,都充满敬意!
        王诗乐同学,在我老爸住院期间,特意到县中医院探望。他说,当年在部队提正团级时,本来他没有特别明显的优势,笔试时,要写一篇文章,他想起姜老师作文课时再三强调,文章要避免空话套话,只有真情实感,才能打动人感染人,于是用平和朴实的语言,畅谈了自己的想法建议和工作思路,得到了主考官的一致好评,从而顺利晋升了职务。
        吕发星同学聚会结束后,在同学群里说:看到姜老师的照片,我就会想起他教导我们,学知识要“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融会贯通”。
        人生旅程路漫漫。世界那么拥挤,但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独自在生活事业的夹缝里行走。不管春风得意,或是迷茫困顿,如果有一个人,有一句话,给你警醒,让你受益,那么,他,就是你生命中的贵人。
               自由活动各自闲
       下午自由活动,留下足够时间,让大家故地重游,畅叙友情,晚上准时到饭店吃饭。
       老爸说要去找郑坊的李赞东,记得他家有副对联很好,但已忘了具体内容。还想去看看徐远松老师等老同事!
        我和夏红梅、胡美琳三个人,沿着学校围墙外面长长的巷子,先去看了看当年做男女生寝室的老房子。当年高大空旷雕梁画栋的老屋,现在物归原主,大门上贴着大红的春联,一楼还住着人家,小天井还在,但通往二楼女生宿舍的楼梯已经废弃。灿烂的阳光透过老屋大大的天井,照在洗刷得干干净净的木饭甑、豆腐架和东#厢房的木板上,处处透着乡村农家熟悉的烟火气。
        然后我们走过郑坊老街,去爬古城山。古城山的悬崖峭壁,已经成为郑坊镇的一个旅游风景区,不知哪年哪月山体开裂,古城山中间留下一道石缝,人称“一线天”,吸引无数游人去挑战穿越。
       当年在郑坊读高中,我也跟着同学去爬过古城山。记得往石缝里攀爬了二三十米后,就被裂缝中间悬空卡着的一块巨石挡住去路。巨石下面有空隙,但大概只有很小的小朋友才能通过。想翻越巨石,却有一两人高,且石壁光滑无依。只记得当时我和另一个胆小的女同学不敢攀越原路返回,此后多次游古城山,却再也没有去穿越一线天的勇气了。
        胡美琳因家中有事,中途提前返回。我和夏红梅下了山,又沿着长长的郑坊老街随意漫步,捡拾着学生时代美好的记忆,对比着郑坊老街今昔的变化。
        回到饭店时,老爸早已端坐在饭桌前,正在写写画画。看见我来,高兴地举起手中的纸片。
        “徐远松老师没在家,但李赞东的对联我问到了。”老爸看着纸片读给我听,“上联——新建石城万年万载,下联——永修铜鼓乐平乐安,这是用江西县名串成的绝对,但横批他忘了,说等他想起来了,再打电话告诉我。”
        “我刚才仿照这个对联的模式,选全国的县名,自拟了一副对联,上联——承德德兴兴国,下联——延安安定定远,横批——济南南昌,你觉得怎么样?”
        “语句祥瑞,含义深远,对得好!”仔细揣摩之后,我不由大大夸奖了老爸一回。
         晚上吃饭时,黄惠强同学坐在我旁边,他高中毕业后,没能通过高考的独木桥,就自费学医,在楼村的家里开诊所,现在一儿一女都已本科毕业,替他圆了大学梦。
        我忽然记起,我们很多同学的子女都培养得非常优秀。据我所知,万喜兴的女儿,中央财经大学本科,北京大学研究生,现在在中国软件集团工作。王诗乐的女儿,东华理工大学本科,现南京河海大学研究生在读。本科毕业参加工作的就更多了。当今社会,国泰民安,即使子女没能考上大学,也都各有所长安居乐业,用不着父母太操心。当然做父母的还是会时常牵挂,永远放不下!但我们这些已经艰苦奋斗了半辈子的同学们,终于可以安心地等着做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开始另一种形式的幸福人生了!
                               2018.2.26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11-19 21: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