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门耳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302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浙源之美令我醉

热度 1已有 895 次阅读2015-1-21 20:09 |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浙源之美令我醉

 好风景需要细细品读,位于婺源县北部的浙源乡是尚未开发的处女地,知道浙源,来浙源旅游的人并不多,这次有幸参加上饶文学院组织的“醉美浙源”采风活动,在细品慢游中,浙源的美景陶醉了我。

浙源之美美在水,钱塘之水浙源来。吴楚分源于浙源乡境内的浙岭之巅,这里是浙江饮用水源地,浙源因浙水之源而得名。在与年轻的乡党委书记洪源平聊天时,我建议乡里开展浙水之源寻根活动,让更多的浙江市民了解浙源,走进浙源,分享浙源,建设浙源。

也许是浙源的水资源丰富,眼下虽是雨水稀少的深冬季节,因为有充沛的水量滋润,这里的空气甘甜而又湿润,成片成垅的油菜吐着嫩绿,好象在村前屋后铺上了一层绿色的地毯,非常养眼。浙源之水由东向西绕村而流,清澈的山泉水一眼见底,我们在此旅游省去了矿泉水,渴了,就掬一掌喝,也许是接着地气,水渠里的水竟然有些温。小河映着白墙灰瓦,假如春天来浙源,桃花、梨花、油菜花竞相开放,缤纷的色彩一定会让你感觉是走进了世外桃园,人间仙境。水从门前过,既方便村民生活用水,又使人居环境充满诗情画意。更为绝妙的是我们在攀登岭脚古驿道时,只见悬崖峭壁处仍有梯级分布的瀑布飞流而下,让我们在冬日里领略到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意境,我将此景用微信告诉朋友,冬天可以来浙源来听泉,引得微友们围观,有人质疑是真的吗?我说,信不信由你,来了,看了,你就知道真假,游了,看了,你就不想走。

因为浙源的水好,这里的参天古树特别多,夜宿虹关村时,我就有幸见识了需要十三四个年轻男子手拉手才能合围的千年古樟,古樟胸径3.4米,高约26.1米,冠幅3亩多,被誉为“江南第一樟”,虹关古樟像一位历史老人默默注视着我们,大家这样围观它,会不会惊扰了它?古樟旁的古驿亭有一副字迹斑驳的楹联似乎是最好的诠释:“试问几何年曰宋曰唐古樟自晓,溯回多少事论荣论辱浙水长流”,不管你有多大的能耐,都无法与岁月抗衡,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能一同前行,过度的开发与掠夺就会失去家园的美好,就会得到自然的惩罚。欣喜的是,乡里年轻的领导遵循道法自然的规律,他们说,我们的责任是保护和服务,保护好浙源的美好生态和珍贵的历史遗存,服务好游客,服务好从事旅游行业的客商。

浙源之美美在文化。它延绵千年,根植于百姓的血液,延续百姓于的精神脉络。浙岭之脉由五龙山逶迤而来,是安徽休宁至江西饶州的分界处和必经通道,至今岭脊还保存一方清朝所立的“吴楚分源”青石界碑,碑高1.7米、镌刻阴纹隶书,是清康熙年间著名书法家詹奎所题。界碑旁的同春亭虽然有些残破,但亭子下的挡土墙依然如刀削一样挺立,青黑色的古墙砖无声地见证着历史的沧桑,我们抚摸着界碑、贴近古墙砖,与这些有形的历史老人合影,遥想古驿道上坐着官轿走过的达官贵人、商贾走卒,赶考儒子和挑夫轿夫,无论悲喜荣辱都化作尘埃,他们的豪迈与叹息我们无法体味。他们的影像亦如今天在此留影的我们一样,都会被界碑、墙砖记住,只是你无法感知而已。出同春亭沿狭窄山路往上走,有一个叫“一线泉”地方特别有意思,泉水细细流淌千年,为往来路人提供了解渴的饮用水,泉水的右上方有古人题写的“云根”二字,让人觉得有些浪漫,我的理解是,书法家认为,这里是高山之颠,离天近,是云彩出发的地方,可以想象这位书法家,生活虽然比我们现在艰苦,但不缺乏诗意,这种苦中寻乐,苦中有诗,诗中有画的生活状态恰恰是我们这些所谓的现代人不具备的,恰恰是我们现在需要寻找的精神营养。

  青山绿水养育了灵秀的浙源儿女,著名的武侠小说家金庸先生虽没回过浙源的祖居地,但祖先建的查氏宗祠依然保护完好,金庸先生还与浙源的查氏宗亲保持书信往来。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的爷爷就是从浙源起步,旅居世界各地的詹氏后人更没有忘记浙源,于是,浙源还有一个名字就是“侨乡”。旅居世界各地的浙源乡友饮水思源,他们捐资一千多万元兴建了詹氏宗祠,让詹氏后人的根有了落脚之地。新建成的詹氏宗祠古朴大气,天井上方写着“忠孝传家”四个大字,警示后人的做人准则不能丢,祠堂贡台上摆放着历代詹氏先祖的瓷板画像告诫子孙们,行走江湖,不忘祖,不忘宗,不忘根。不管你身在何处,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要行端义正,要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到何而去,为何而谋,为人为事,要对得起祖宗,对得起良心。

在攀登浙岭古驿时,听到方婆冢的故事非常感人,说是从前有位姓方的老妪在浙岭烧茶给往来行人喝不收分文,老人死后葬于浙岭头,路人感其恩惠,拾石堆冢,以报其德。受方婆影响,浙源民风纯朴,乡人以礼待客,在探方婺源最后一个土墙部落郑公山村时,我们就感受到了“方婆遗风”。行走山间,不时可见好心人修建避雨亭,文友们口渴时拔了村民种的萝卜要付钱时,生活并不富裕的郑公山村民怎么都不肯收钱,他们说:“自己种的,吃不完的,不要钱的,真的不要钱”。村民的家门洞开,走进任何一个院子,山民都会为你捧上热茶,令人奇怪的是,就连村里的小狗见了我们也安静地摇摇尾巴,似乎在欢迎我们的到来。村里有三十来户人家,有十多户因交通不便,生活艰苦,小孩要读书等原故搬迁到能通汽车的山下生活。村民李佳生告诉我,他家祖辈都在这里生活,这里盛产茶油,生活是不成问题,他舍不得搬。他生了三个女儿,按当地习俗,长女招婿,现在,大女儿已经生了一儿一女,李家有后了。李佳生指着调皮的孙子说,以后他就是这里的主人。感到奇怪的是,名叫郑公山的村庄竟然没有一位姓郑的,我问李佳生,五十多岁的李佳生也是一脸茫然。他说,村里只有查、李两个姓氏。由于时间匆忙,这个谜团要等下次来浙源解开。朋友们如果知道郑公山地名的来历可要告诉我哦!

浙源之美美在精致。村民们农忙辛劳,农闲享受,坐在柴堆旁晒太阳的不仅有老人也有年轻人。是的,以农为业的村民应该顺应季节,不必把时间的发条拧得太紧,忙了三季,冬天应该养精蓄锐了。有了时间的村民,把自己的生活装点无比精致,门前的柴禾摆得齐齐整整,比我书架上的藏书还码得好看呢,成为大家争相拍照的风景。冬天也是调补身体的好时机,屋旁的冷水塘的鱼肥了,荷包红鲤鱼除了卖到山外,剩下的就是慰劳自己。红鲤鱼清蒸,草鱼粉蒸,好吃又养生。浙源与婺源、休宁等地一样,菜肴烹调接近徽菜,以蒸、糊、煮为主,浙源的粉蒸鱼、粉蒸肉、粉蒸鸡鸭、粉蒸蕨菜和各种色香味俱全的糊菜让我一饱口福,也让来自九江、余干等地的文友赞不绝口。饭后,喜欢厨艺的我特意到火房向厨师们请教,他们也不保守,回来后,我一定要试着做。

浙源之美美在宁静。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没有商场,没有影院,也没有wlan,文友们在冬夜里谈文学、谈人生、议写作。市文学院院长石红许说,今晚,我们撒一把文字,扔在思想的火堆里碰撞,这种诗一样的语言许久没听过了,不为名,不图利,只是为了文学而彻夜长谈,让我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兴奋,这种思想交融,思想碰撞,好似夜空里舞动的浙源板龙灯,越聚越多,越聚越亮,迸出火花,激发灵感,也让我似乎找到了回归文学的感觉,感谢恬静的浙源,你让我迟钝的思维,萌出了一丝丝创作的灵气,让我有勇气下笔。这一夜,文友们相约,一定要带着家人和朋友们来浙源。春节来浙源看灯,春天来浙源赏花,秋天来浙源采枫叶,冬天来浙源听泉。顺便告诉大家的是,现在来浙源赏花观景是不收费的哦!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1-20 17: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