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仙客来仙客来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6943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南宋诗人韩淲笔下的鹅湖

已有 181 次阅读2018-1-28 11:33 |个人分类:古诗与铅山|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南宋诗人韩淲笔下的鹅湖
赏析日记/仙客来壹


《七绝·徐子融送至石井因宿竹溪》
徐子融,此人原名叫徐昭然,江西铅山人。又号潜斋,据陈文蔚《克斋集》记载:《书徐子融遗事寄赵昌甫》称“潜斋为人志气刚决,始游放外,为佛老之学。

山行明月步霜华,
半醉微吟意更嘉。
记取鹅湖山下路,
夜深投宿野人家。


《七绝·送文叔同晦之宿鹅湖、午间坐松下块石煎茶》

鹅湖十丈古松下,
喫得一杯茶味甘。
却坐僧窗拨寒火,
满编新句又同参。

1,【喫】:吃。
2,【同参】:同一个老师。


《七绝·僧房》
青笋初成宿雨晴,
并檐啼鸟两三声。
鹅湖峰下僧窗晚,
一枕谁知梦亦清。

【并檐】:屋顶飞檐。


《七绝·鹅湖道中》四首

野花狼藉雨初晴,
人在山南山北行。
东风浅浅尚寒色,
云映远天斜照明。
高田下田流水击,
前村后村鹁鸠鸣。
山矾已开桃已谢,
霏霏小雨未成晴。

1,【鹑鸠】:咕咕鸟
2,【山矾】:野桂花。


雨斜风骤相连云,
荒远人家酒不村。
小醉未成愁又入,
更无情绪到清樽。

【清樽】:清水、清泉。


青松影里小桃花,
山崦横冈人几家。
牧童樵子自来往,
水拥断沟留残沙。

1,【山崦】:山坳、或两山之间的平地。
2,【樵子】:砍柴人。


《七律·二十六日》

雨雪绵绵春欲深,
鹅湖石井旧登临。
经行为我踌躇立,
俯仰知谁放旷吟。

高爽山川无起灭,
卑喧人物有升沈。
青鞋布袜茅柴酒,
花柳中边惜此心。


《七律·二十二日赠杜晦之》

雨收晴色弄云阴,
昨日鹅湖山下行。
四世交游嗟旧好,
两人相与缔新盟。

闲身终岁悠悠过,
华发经春种种生。
矫首武夷山六曲,
安仁有酒定同倾。


《七律·送推官摄邑铅山》

准以新凉共酒巵,
溪山到处少清诗。
何年结社得如此,
比日登楼已可知。

制县且分莲幕去,
鸣琴应负锦囊随。
鹅湖石井青枫峡,
又近渊明把菊时。

1,【推官】:宋朝三司下各部设一个主办干事,官阶七品。
2,【摄邑】:县长。
3,【酒巵】:稻米水酒。
4,【石井】:永平石井庵。
5,【青枫峡】:永平北门。
6,【渊明】:隐居士的代称。


《寄叶解元》

醉中曾写雪色壁,
非此主人无此客。
夜寒烟雨池阅深,
秉烛看梅忘堕帻。

春来相望鹅湖边,
桃花满地松拂天。
抱琴挟书过瓢泉,
想看风度尤翩翩。

1,【帻】:头巾。


韩淲,〔1159—1224〕字仲止,一作子仲,号涧泉。韩元吉之子,祖籍开封,南渡后徙居信州,今上饶。
早年以父荫入仕〔即有功于国家的官员后代皇帝可以赐官于他〕。先平江府属官,后做过朝官。

宁宗庆元二年〔1200〕药局官满,未几被斥,居家二十年,与同时代知名诗人赵蕃并称为“信州二泉”。著作有《涧泉集》。
韩淲的鹅湖诗有唐人的底色,与同时代的陆游都是同一种风格。即清晰的套路,娓娓道来的叙述。
“青笋初成宿雨晴,并檐啼鸟两三声。”
“青松影里小桃花,山崦横冈人几家”

与陆游的“山穷水尽凝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都是写实与写意紧密相衬。
读这样的鹅湖诗就是与他们同游鹅湖长港村。你今天去到长港村,虽然见不到宋代的穿榀杉木瓦屋,但那山竹,溪水,飞籽成林的松针油叶林下水田中透出的是牧童和樵夫的往来幻影。写鹅湖的诗韩淲算得上是高手,比辛弃疾更强。


这个韩淲与辛弃疾交往频繁,“抱琴挟书过瓢泉,”道出了辛弃疾的瓢泉山庄是随便可以前往的。
辛弃疾有《贺新郎·韩仲止判院山中见访、席上用前韵》的诗词,就是指在酒桌上与韩淲作词对韵。
还有辛弃疾在广丰《行香子·博山〔寺〕戏呈赵昌甫、韩仲止》、《雨中花幔·登斯楼、有怀赵昌甫、徐斯远、韩仲止、吴子似、杨民瞻》等。


这个时期离鹅湖寺建成并取名为仁寿院(景德四年1007年〕,已经有一百九十年了。在南宋这些诗人的笔下,鹅湖寺还是兴盛的。除了上面韩淲的诗中记录外,辛弃疾的《鹧鸪天·鹅湖道中》:“一榻清风殿影凉,涓涓流水响回廊。”也描绘了鹅湖寺山清殿影,流水清涓、回廊曲线之貌。
那么鹅湖寺究竟是什么时候焚毁殆尽的呢?让我们沿着历代诗人的笔下去寻找答案吧。下一篇看元朝诗人是如何描写鹅湖寺的。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5-24 22: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