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单培文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6368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穿过时光的隧道

热度 2已有 771 次阅读2014-7-7 15:17 |系统分类:生活心情| 女孩子, 初中生活, 占地面积, 班主任, 江南

——致我颠沛流离的初中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初,对于农村而言,经济状况还非常不理想。每家每户能填饱肚子就已经不错。孩子辍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特别是女孩子,大多是小学毕业。我家五口人,两个姐姐辍学较早,我有幸考上初中,也有幸读了初中。

初中是在乡的偏侧,一个叫鹤溪的地方。偏僻,交通不便,学校占地面积三四亩,范围大。无论是教室,还是宿舍,或是厕所,清一色的平房。教室与厕所是新建的,矗立在江南烟雨中,倒也不失气派。宿舍建于七十年代,墙体开裂,屋顶漏雨,被鉴定为二级危房。正是这个原因,我的初中生活才变得颠沛流离。

在我去初中前,学校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岁月。学校刚创办之初,学生上进,老师认真,成绩出奇的好,中考上线率竟然排在全县前排。一个农村中学,达到这种水平,不可谓不是奇迹。我踩着辉煌的尾巴,战战兢兢地进入学校就读。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大家对我寄予厚望。我也想借着读书这条道,走出农村,走向城市,过上幸福的生活。

初一时按部就班,班主任是中专毕业,刚分配的。他是个好老师,中等个子,脸大偏胖,教语文,从不打人。我在农村长大,心理对老师二字既敬又惧。因此,我在这一年中能够脚踏实地学习,早起读书,课前预习,课后作业,晚上自修,都专心致志,成绩也相对不错。

初一暑假,我作为好学生的代表,还在暑期参加了补习。补课费很低,我背着书包步行四十华里来到学校,走进阴深发霉的宿舍。直到当时,我心中还抱着希望,还在为未来而拼搏。

补课结束,初二开学,我们接到通知:由于学校校舍为危房,无法居住,鉴于安全因素考虑,初一初二学生整体搬迁。学校没有资金,无法拆旧建新,只能在十里之外,租借了一个茶厂。我们随着整个队伍到了新校址,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新校址位于茶园中间,四面全是茶树,一年四季青翠苍茫。风景很美,也是躲避隐藏的好地方。重新分了班,班主任换了,老师们的心也变了。他们大概知道学校已难以为继,都得过且过。没人管理,疏于教学。我们开始逃课,玩得不亦乐乎。青春期的孩子,正处于叛逆期,也缺乏自控能力。我逃不过贪玩的欲望,经常去后山玩,跟同学们赌博。

开始时,我们胆战心惊,怕老师追究。后来,大家发现,逃课根本没人管。老师们忙着谈恋爱,忙着赚大钱。星期六放假,本应该上完早读,吃完早饭回家。我们睡着睡着,半夜被吵醒,大家商量连夜回家。果真,所有人打包,带好行李,踩着星光出发。四十多里路,我们走完,敲开家门时天还没亮。父母都大吃一惊。第二个星期,我们回学校,老师连这事居然提都没提,更加增长了我们的气焰。

上课变得可有可无,吃喝玩乐成了首要工作。中午,掐着时间下课,铃声响起冲出教室门,早一点打着中饭。下午,看天气炎热,我跟着几个同学到河边游泳。大桥之底,水质清澈,深不见底。我不会游泳,就在旁边狗爬。爬了几回,一不小心进入深水区,被呛得半死。幸好,同学发现,推了我一把,救我于危难关头。要不然,我就成了水底的冤魂。

学校有两个小店,是旁边居民开的。小孩子,心里总有一条贪吃的虫。我也不例外。家中贫穷,一个星期仅有几毛钱零花。我们没钱买,却可以用饭票兑换。饭票是学期初,父母背了米,或揣了钱来换来买来的。每星期,父母估摸着饭量,给我们斤两。我是个馋鬼,又控制不住欲望。到店里换了一次又一次,星期四星期五常常饿肚子。最缺德的是,小店还允许赊账。我没东西吃,就去赊账。数量越来越大,到了无法偿还的地步。父母被喊来了,屁股上的揍是少不了。债还了,又赊,又债台高累,又喊父母。如此循环了四五次。时间飞越,许多记忆都消失在了岁月的风尘中,惟有这些记忆犹新。我的贪婪是一大罪恶,店主的无德也是罪恶,学校的无视更是罪恶。若干年前,我在大街上,见到店主,苍老刻上脸庞,白发在风中飘荡,她终究还是扛不住时间这个巨大的敌人。那一刻,我的心才有所释怀。

我的成绩经过玩闹的摧残,贪吃的攻占,赌博的拉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每门功课均是六七十分,惨不忍睹。拿回家后,父母看着掉泪。当时,大哥已经外出打工,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他决定,让我留级,让我多读一年初二,把丢掉的捡起来。我点点头。

又一年初二,校舍又搬迁了。茶厂不愿承租,学校只能换地。我们背起书包,来到一个养猪场,就在乡里的街道上。这一年,我的记忆断了层,没有了深深的痕迹。我背着大哥的叮嘱,学习算是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初一的基础不错,初二又多学了一年,成绩中等偏上。每次考试后,我跟在其他同学的屁股后,也跑到老师处询问答案。老师说上一句:“这些题目,应该难不倒你们。”这句话让我着实高兴了一阵。

小店照样有,只是不再赊账。我迷恋上了乒乓球。每一下课,我们抬面桌子,在中间放根木棍,用书作球拍,玩得不亦乐乎。为了把玩乐进行到底,我积攒了几个星期,并冒险到父母那偷了些钱,买来乒乓球拍。那些天,我赢来了许多羡慕的目光。大家都巴结着我,让我同意他们一起玩。快乐没有几天,球拍被不良人士盗了走。我气得四处寻找,连点影子都没见着,伤心自不必言,怨恨也埋在了心中。

学校教学不抓,勤工俭学倒没忘。每年清明后,茶叶到了采摘的季节。农户忙不过来,就请学校帮忙。不用上课,可以满山跑,我们十分乐意。采茶点在七八里外,步行来去。老师给我们定了十斤任务。我是农家孩子,从小在茶叶的熏香中长大,是个采茶好手。十斤任务,才刚过午后就完成了。许多同学没完成,就偷偷在茶叶中塞了块石头,投机取巧,老师也没有发现。任务完成,我们四处摘野果,红红的,甜甜的,艳丽了我们采茶的时光。吃腻了,我们三五成群回学校。大家脚酸腿疲,不愿行走。坐在路边等车,看着拖拉机轰隆隆地开过,扬过一阵黑烟。我们招手,司机不停。我们就吆喝着往上爬,没担心过危险。爬上去,扶着前栏,司机也不驱赶。我们就立在风中,尽管被颠得七上八下,依然抵挡不住我们的笑声。

初三是重点,我们回到了学校的原校址。只有一个年级,只有五六十人,学校派了把关老师,教学经验丰富。我们成了重点关注对象。班主任姓毕,教物理,水平相当不错;数学老师严厉,一张脸不怒而威,谁见了都怕;英语老师教学多年,口语标准……他们都是学校的骨干,以图守住最后一关,给这个濒临倒闭的学校留存最后的颜面。

我成绩到了上等,语、数、英、政治、物理、化学、体育,七门功课,我除了英语成绩不堪入目外,其它在班级中均能排在前列。班主任看我是个人才,提出让我担任文科学习委员。他的出发点很好,想借此激起我的学习欲望,让我一蹶不振的英语能昂起头,与其它科目齐头并进。他的想法很好,奈何我朽木不可雕也。英语成绩至始至终,没能上演奇迹。

玩没了,娱乐没了,成绩却在一点点进步。感谢我的初三老师,是他们在最后关头,攥住了我滑向深渊的脚步。数理化,我在班上一骑绝尘。每次考试,我近乎满分。获得老师表扬的同时,我也获得了自信,学习更有了劲头,未来的希望又似乎在向我招手。

元旦前,学校召开文艺汇演。我作为班干部之一,也正儿八经地邀请参加筹办大会。表演会上,我充当了观众,把掌声送给了每一个人。同学的节目都忘了,老师的节目却深深印在脑海中。毕老师运用起他的物理知识,表演了水中放针和垂直站立游戏;英语老师用他深情的语调,唱了一首英文歌。那时,英语老师刚结婚,新婚燕尔,喜悦留在脸上,也把快乐传给了我们。

初三下学期,我们带着行李去学校。到了校门口,一张告示显目地贴着:学校撤并,学生全部并入新学校,报名时间推迟三天。当天,我们实在懒得步行,乘车回家。这一决定,又差点把我带入死亡的深渊。客车载满人,晃晃荡荡地在山间公路上前行。行至半路,司机一不小心,车子翻下悬崖。我在车上连续打滚。醒来时,我人在五米开外,鼻子流血不止。幸好人无大碍。生命尚存,也是上天照顾。

几天后,我鼻伤未愈,没能去学校报名。再去上学时,已是一星期后,老师询问原因,我如实回答,他倒没有责怪。

又是一个新学校,同学全都被拆开来,与原校学生一起,按成绩好坏分成上中下三个班。我排在全校二十一名,分到尖子班。学校召开开学典礼,对优生进行奖励。我也得到一个文具盒,虽然没有奖状,但这是我读书生涯中惟一的一次实物奖励。当记之。

新学校管理严格,特别是我们这些熊猫级的尖子生,更是严阵以待。我们被当成了牢犯,二十四小时有人监督,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倒没觉得苦,因为成绩不错,学得不累。整个班学习氛围很浓,你追我赶,生怕被人超了前。

近中考时,我决定报考中专。当时,中专有分配,意味着铁饭碗,谁都想。老师做我工作,劝我报考高中,前途更大。我意已决,没有商量余地。后来,经过中考的拼杀,我成功突围,初中生活就此离开我的视线,渐行渐远。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8-17 10: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