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美女姜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4639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婺源熹园:梦回南宋朱家庄

已有 91 次阅读2018-12-24 19:51 |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婺源熹园:梦回南宋朱家庄
                       姜光丽
                          契子
       先说一个不好笑的笑话,听完之后,你可以笑,也可以不笑。
       朱家庄,位于婺源城北,是朱熹二世祖之后的家居之地。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婺源县江湾镇中平村农民江亮根,在朱家庄现存古建的基础上,倾力打造出一个江南园林式的美丽村庄。同时在“熹园”创建“歙砚制作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示范基地。
        某一天,有位张姓富翁,找到江亮根,愿意出巨资买下“熹园”,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把“熹园”改名为“张园”。
        真是可叹又可笑,请问就算把“熹园”改成“张园”又能怎样?在“熹园”,朱熹和朱子文化,才是永恒的主角。
        不过如果你也喜欢“熹园”,大可不必等到成为富翁的那一天。你随时可以出发,只需花费500-800元,在“熹园”内订一个标间,就可以免费获赠268元的门票两张,然后穿上南宋古装,住进徽建古宅,做一回地地道道的朱家庄客人。
         这一天,据说婺源下了2018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一群三清媚的美女,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网红、旅游大咖一起,走进熹园,亲身感受“熹园”里的沉浸式体验旅游新文化。
                        爱情线
       理一理云鬓,整一整衫裙,我已变身一个南宋的女子。撑着油纸伞,进“文公阙里”牌坊,上“引桂桥”,转“尊经阁”,然后在“朱绯塘”边流连。
        我是和《解放军文艺》的文清丽老师一起进园的,可人来人往,不一会就走散了。独自行来,古筝淙淙,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站在“朱绯塘”边,发现对面有座小山,山上古木葱茏,山下水榭楼台。此时方能依稀望见,有美女端坐筝前弹拨,还有衣袂飘飘,翩翩伴舞。
      朱绯塘是朱家庄的经济文化政治交流中心。“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海纳百川,雅俗共赏,一边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一边是市井繁华人欢笑。
       “人在江湖飘啊,哪有不挨刀啊。一刀!五刀!喝酒喝酒!”那是酒馆里在猜拳喝酒。秋收冬藏,醇香的米酒,醉不了人,醉的是朱家庄人的心。
         “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左飞飞,右飞飞。石头!布!”这是老茶馆里在喝茶斗趣。婺源茗茶,赢了免费喝,输了五元一碗。
         塘边有一个小摊贩,木柜上摆些拨浪鼓、小坠饰,都是女人小孩的东西。摊主是一位年轻的女孩,也不招揽生意,只站在柜前安静地守着摊,有人停留问询,才热情地帮忙挑选演示,“拨浪拨浪”,引得孩子们都围到摊前。如果客人能答对她提的问题,不买还有礼物赠送。看她青衣青帽聪明伶俐的样子,在青山绿水背景的映衬下,让我忽然想起西湖边那位活泼可爱的青蛇姑娘。
        “叮叮嗑”,“叮叮嗑”,迎面又走来一位灰色长衫灰色圆帽的男子,肩挑一个箩筐担,箩筐上摆着两张圆竹匾。不用掀开盖布,我们就知道,每块竹匾里都摆着让人馋涎欲滴的“叮叮”糖,并且已经被零打碎敲了一大半。曾经有个小男孩,因为妈妈用剪下的长发,给他换过一次“叮叮”糖,以后每天都早早起床守候,等妈妈梳头后,细心收集掉在地上的头发,结果是母子俩都陷入了绝望的境地。一个无助地说:“妈妈,你每天只掉这么几根头发,我什么时候才能换到“叮叮”糖啊!”一个绝望地喊:“我的天,有哪个儿子是天天盼着妈妈头发掉光的!”
      “娘子请留步!小女有一事相求,不知娘子可否帮忙?”我正沉浸在“叮叮”糖的回忆里,暗暗偷乐呢,忽然被人扯了扯衣袖,转头一看,一个十六七岁的俊俏姑娘,一身素白衣裙,正神色焦虑地望着我,欲言又止。一位眉清目秀的白面书生,打着油纸伞,守护在女孩身边。
        我有些愣神,莫非白蛇青蛇经过千年修炼之后,得以再次重生,听说熹园风景独好,特意赶到朱绯塘边游玩,一不小心,爱上了朱家庄的朱仙?
        “不知姑娘遇何难事,有话但说无妨!”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唉,说来话长。我是朱家四小姐朱小芸,与朱家庄的秀才朱启明,两情相悦,却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我家父母从小就给我定下婚约,许配给在朱家庄刻龙尾砚的江姓刻砚师之子。启明父母希望他能专心读书,继续参加科举考试,将来榜上有名,光宗耀祖。可启明多次进京赶考,一直未得功名,他已经不想再去科考,只想和我在一起,耕田织布,终生相伴。我们已经约定今日私奔,奈何时间匆忙没能备下盘缠,所以想烦请娘子帮忙,偷偷潜入我的家门——善庆堂,找到我母亲,把她头上的金钗带给我,当些银两权当路费。”
        话说完了,姑娘泪眼汪汪。初听原委,把我吓了一跳,这两个年轻人胆子也太大了吧,他俩一走倒是自在了,留下一个烂摊子,谁来收拾。而且,就算能讨得金钗,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不行,这个事情得告诉他们父母。
        找到“善庆堂”,探头往门里一看,一位老先生手捧诗书,正在厅堂来回踱步,背诵诗文念念有词,房间里有位夫人正在刺绣。看准老爷背过身去的间隙,我赶紧溜进房间,把朱四小姐要金钗的事告诉了夫人。
        “生了这么个不听话的女儿,真是造孽。事到如今,你说该如何是好?”夫人一时失了主意。
         “必须告诉你家老爷,然后共同想办法。他们铁了心要在一起,我们只有成全她!他们还在朱绯堂边等消息,这个金钗给不给,就由你这个当娘的决定了!受人之托,我的责任已尽,告辞了!”
                      学业线
       完成了使命,我继续在熹园里畅游,忽然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进了酒馆大门。鼻架褐色眼镜,金边黑缎长衫,头顶箬叶斗笠,这是朱家庄的哪一位乡绅?
        我追在他的身后,进了酒馆大门,看见他正坐在木椅子上,和醉醺醺的酒馆掌柜对话。
       “你弟弟托我带信给你,说他已经无意科考,只想娶朱四小姐为妻。烦请你说与父母知晓,原谅他的不忠不孝!”一边说一边接过掌柜递上的酒碗。
        “这个弟弟真不争气,我们虽是种田人家,但朱家庄人历来以耕读传家,考中秀才之后,我们全家人都指望他继续参加科举考试,将来飞黄腾达,光宗耀祖!这个事,我可不敢和父母当面说,还是劳请客官,代向我父母转达!”
        乡绅离了座,向门外走去,这时我才想起来,这不是《文艺报》的副总编徐可老师吗?这会他又准备去哪里呢?
        我好奇地跟在他身后,走进了朱家祠堂。一位妇人,正在祠堂里虔诚地供奉香火。只见他走到妇人面前,把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并劝慰道:“世上的路千万条,读书也只是一条路而已,不必强求,请尊重你家儿子的意愿,成全他们吧!”
        “不再读书考试,那怎么行!我们农家子弟,为了让他读书,父母家人有多辛苦。这事我也作不了主,这里供奉祖先,我也脱不了身,就再次烦请您,到前面的紫阳书院,找到那位正在讲学的老先生,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只有启明父亲同意,这事才算通过。”
        热心助人的徐可老师,戴上箬叶大斗笠,迈出祠堂大门,重又走进雨幕之中,向紫阳书院的方向,继续前行。
         位于朱绯塘边的紫阳书院,临水而立,石栏护绕。瑞云楼的翘角飞檐,在细雨空濛间,显得更加庄严肃穆。莘莘学子集体诵读《朱子家训》的声音,不断地在朱家庄的山谷间回响。
                     神仙线
      “哗——轰隆隆,轰隆隆……”
       路过一座庙前,忽然听见里面电闪雷鸣。
        “这个签倒是个好签,只可惜时辰不对。”那位手捧好签却满脸失落的夫人,侧影好生面熟,仔细一看,这不是我们三清媚的周叶菲吗?
       据说朱家庄内有位飘逸出尘下凡的甄神仙,一直在寻找能够接引神龙降下福祉的有缘人,看来眼前这位娘子,看来还得在人间继续修炼!
        我知道自己凡人一个,神仙之事与我无关,于是过石桥,上石阶,经过紫阳书院门口,继续往园林深处游玩。
        熹园里枫叶正红,朱熹亲植的苦槠树,历经八百年岁月却依然枝繁叶茂。树的旁边,有古井一口,井上建一亭,据说有一年大旱,到处井水枯竭,唯有这棵苦槠树下泥土湿润绿草如茵,挖开之后,发现一眼好泉。
           我正坐在亭中赏景,忽见树后长廊,有位着青灰色长衫的书生,手执书信一封,面带喜色,匆匆前行。
         “请问客官,如此匆忙,有何喜事?”这不是山东来的帅哥作家刘俊韬吗?我赶紧唤住他,一探究竟。
          “休书,朱四小姐的休书!”他挥了挥手中的书信,有点得意洋洋。
          “一封休书,也值得这样高兴?”
          “当然高兴,这样朱四小姐就可以和朱启明名正言顺地成婚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是怎么拿到休书的呢?”
        “这个刻砚师其实很优秀,只是他一门心思都在雕刻歙砚上,没有时间儿女情长谈婚论嫁。我带信给他说朱四小姐已经心有所属,希望他能成全,为了不耽误朱四小姐的终身大事,他主动写了休书,解除婚约。不聊了,朱老爷全家还在等着我的回音呢!”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沿着长廊我慢慢前行,细细观赏两边图案精美的龙尾砚,其中一幅作品“花好月圆”,层次分明,图案精美,意境空濛,足见立意之高远,手法之娴熟,技艺之精湛。透过木雕的花格窗,可以看见一排排学徒,端坐在蒲团上,手握刻刀,认真雕刻着桌上的罗纹砚。
       绕过一个回廊,在另一座房子前,我看见一位年轻的刻砚师,正在一块黑色的巨石旁,精雕细凿。娴熟的技法,专注的眼神,执着的信念,不用问,我知道他就是那封休书的主人。
       不敢打扰他,虽然我很想问问他此时的感受。远远地,我望着他年轻的面容,岁月还不曾在他脸上留下沧桑的痕迹,一切因缘际会,随时都可以开始,所有凡尘俗愿,他也不是没有,只是人生太短,技艺无边,当你选择成为一名歙砚的刻砚师,只有毕生努力,才能无怨无悔!
        “神仙是人做,修炼不辞劳”,所谓出神入化水到渠成,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位刻砚师,才是化身到人间潜心修炼的真正神仙。
       尾声
        夜幕降临,雨已停歇,整个熹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大红的囍字,高高挂上厅堂;凤冠霞帔,整齐叠放床前;洞房花烛,燃起欢快火苗。一场简朴而热闹的婚礼,即将在朱家庄举行。
        而那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精美绣楼,却在朱家庄的夜色中,越来越模糊。
      2018.12.23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上饶之窗论坛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9-4-23 18: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