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美女姜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4639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白云峰上杜鹃红

已有 163 次阅读2017-5-28 14:11 |系统分类:上饶记事| 白云, 灵山

我陪老爸登灵山之三
             白云峰上杜鹃红
                   姜光丽
     灵山七十二峰之一的白云峰,是高山杜鹃最多的地方。“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五月,山下春花早已繁华落尽,白云峰上,灵山高山杜鹃,正烂漫盛开。
     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我和老爸开始了攀登灵山白云峰之旅。
     白云峰和水晶峰相连,上饶——前汪——水晶山宾馆——水晶洞,这段线路和水晶山右线重叠,从水晶洞开始,左边去水晶峰、迷仙坛、迷仙宫,穿过水晶洞笔直下山可通望仙乡、石人乡,右边往上,有一条从石崖间踩踏出的攀爬小道,这条路就通往白云峰。
     我们从前汪村开始,徒步登山。随季节推移,与半个月前水晶山寻宝之旅相比,熟悉的山道两边,景物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原来高高低低的笋尖,已经长得和毛竹一般高,有的一支独秀仍然披铠带甲,有的开枝散叶已经新竹初成。灵山梯田全部耕耘完毕,灌满了山水的层层稻田,与朝阳落日的霞光交相辉映,那是灵山脚下一道独特的风景。只是昨日大雨,今早雾气笼罩,鲲鹏展翅隐而不见,只有山腰的村庄绿树楼榭,在云雾中若影若现,宛如人间仙境。杂草铲得溜光的田埂上,男人女人正忙往田泥糊过的田蕂上栽豆秧。老爸说,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田边地角,原来我们家的田蕂上、薯地边,每年栽上豆秧,年底可收一百多斤大豆,当得一季好粮食呢!
    九点半,我们从水晶山宾馆的登山口开始攀登。落后我们几步的,是一位老人,身材高大,身板硬朗,藏青夹克衫,脚穿解放鞋,啥也没带,空着两只手在我们身后一级一级往上爬。打过招呼,边爬边聊,老人姓许,今年62岁,家住灵山上的水晶村。进了登山口大门,许老伯转回身,指着大门右边那块巨石说:“这是一个船头,而且是一条上行的船!”
    我们回头,惊喜地发现,有一条小船,刚从崖边划出,只露出微翘的船头,还不见艄公何人,船载何物。小船凭空而出,望天而去,群山匍匐脚下,宇宙浩瀚无涯,随你左右,任尔西东,想那神仙逍遥,大概不过如此!此石真乃神物,只是暂歇此处,委屈做了大门支柱,与售票房共同支撑起大门横梁。
     在水晶村的梯田边,遇见两男一女从水晶村下来。他们腰扎包袱布,包袱下面两个角连接起来挂在脖子上,变成一个贴在胸前的包裹,这是山里人采摘油茶、茶叶、棉花时常见的装扮。看他们胸前的包裹皮鼓起了一个小包,已经装进了一些收获,只是五月的初夏,他们在灵山采摘什么呢,这季只有野山茶了吧!
    我们都很好奇,拦住问个究竟。大嫂右手伸进包袱兜,摸出了一把绿色的果子。这不是我们小时候常摘的“刺泡泡”,学名叫覆盘子的吗?要等红了以后,酸酸甜甜的才好吃,还是这么青,摘下来干什么?
     “这东西有用,估计是好药。最近到处设点收购,二三十块钱一斤。我们三人从石人乡翻越水晶山来到清水乡,一路上只摘了这么一些。你们知道这附近哪里比较多?”   
     三个人沿路下山寻找去了,我一边走一边用力地回忆着,是有一个刺泡泡很多的地方,就在前段时间,我们一群人摘了满手吃了满口,是哪儿呢?“对了,是辛弃疾写下'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黄沙古道!今年上饶县的谷雨诗会,黄沙古道采风!”我大声地喊了出来。一起参加了第二十九届上饶县谷雨诗会的文学新人——七十八岁的老爸姜裕金同学,又开心地和我谈论起了黄沙古道和诗歌盛会,真可谓,登山道高父女同行,文学路宽父女皆兵!
     我和老爸、许老伯继续往上攀登。想起上次水晶村有人在家门口用机米机机米,我问:“你们村还有机米机啊!抬上来的?”许老伯答:“是啊,村里早通了三箱电。刚才路过的仙女湖其实是个小水库,它吃尽了周边所有的水源。山下有个发电站,每天早晚都要发电!”问水晶村里有没有人挖到水晶,许老伯遗憾地说:“没有。反正我在灵山种了一辈子田挖了一辈子地,就是没有看见过这宝贝。”哈哈,许老伯,那没办法,水晶在地下等待了千万年,可惜你不是她的有缘人啊!
     我们在水晶村的石阶上穿行,在潺潺清流的陪伴下,经过800多年的桂花树,绕行于泥房瓦屋竹篱菜地,在水晶村最高处一栋白墙灰瓦的房子前,许老伯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他家坐坐喝茶。“原来这里是你的家啊!记得有一年,你家门口的墙壁上,挂了一根巨大的丝瓜王,我还和它合过影呢!”许老伯笑得非常开心:“是啊是啊,那条丝瓜真长真大,所以我特意把它留下做了种,只是后来再也种不出比它更大的丝瓜了!”路边围墙的竹晒匾里,一竹匾笋干已经干透,许老伯用手撮了一把说:“这是淡笋干。看起来这一点,但要很多竹笋和许多功夫,砍笋剥壳,水煮切片,天天晾晒。晒干了,用塑料袋密封好,要吃时,随便抓一把,用开水一泡,烧起来就是一大盘!”这是灵山赐予子民的馈赠,是我们身边的山珍美味。
    出了水晶村,我和老爸继续攀登。涧水在山道边欢唱,涧边石崖的树底下,有一种奇异的花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三株植物两朵花。每株植物独杆一根,顶上撑雨伞一般,散披着八片椭圆形叶片。其中两株,从独杆中间各抽出一杆,顶上开着乳白色的花,倒垂如钟。更奇怪的是,叶片和花的最尖端,都垂下一根细细长长黑褐色长须。有点像七叶一枝花,但又完全不一样,我们都不认识它,老爸说:“等我回去再翻翻《本草纲目》。”上世纪六十年代花了十元购买的一套两本《本草纲目》,当时花了老爸半个月工资,伴随了老爸五十多年,我小时候也经常翻阅,现在都已成了我们的传家宝了。
    再往上爬,路边草丛里盛开着几朵颜色深蓝的鸢尾花,为登山的旅程平添了几分惊喜和浪漫。到达水晶洞,时间十一点半,我们稍事休息,老爸开路,踏着水晶洞右边的乱石缝隙攀上石崖,随后我也登上了水晶洞顶,因为白云峰至今还没有开发,所以面前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砍柴人行走的“野鸡道”,顺着山势在丛林里往上延伸。
    路的两边,可以看到许多低矮粗壮的高山平顶松,树干斑驳曲折,造型千奇百怪,仿佛战场上搏杀于千军万马中的将士,有原地蹲守双臂擎天的,有斜马侧身探囊取物的,有力臂横展挥戈舞剑的,有大刀阔斧勇猛追击的,更有雷击之后剩下断臂残躯的铮铮铁骨。
     遥想当年,辛弃疾在写《沁园春·灵山齐庵赋时筑偃湖未成》中,说“老合投闲,天教多事,检校长身十万松”。辛弃疾面对这无边无垠葱葱郁郁的松树林,浮想联翩,这些形态各异的灵山松树,多么像英勇善战、所向无敌的战士。年轻时自己“壮岁旌旗拥万夫”,何等英雄,而今人老了,该过闲散的日子,可是老天爷不放他,又要他来统率这十万松军!别人理解他是志在战场而不得,赋闲之时自我解嘲,把十万松树看成是由他指挥的松军。而今到了白云峰,面对灵山这“十万松”,我方才明白,它们不仅仅是松,而是一个又一个真正的勇士。

在这样勇猛的将士面前,辛弃疾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家山河破碎,百姓妻离子散,这让“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始终怀揣报国之心的他,如何能够安心赋闲,怎么不《把栏杆拍遍》呢!那一支支朝天直立的松笔,似乎还在续写着辛公与灵山的未了情缘!
     遇到一条横行的岔道。我们记住“一直往上走,岔路不要管”,于是选择了继续往上。很快就发现,我和老爸好像是一不小心沉入了杜鹃花海,两三米高的杜鹃林,挨挨挤挤,层层叠叠,覆盖了山坡石崖,遮住了头顶蓝天。“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灵山的高山杜鹃,倾情绽放,灿若焰火,点燃了大地初夏的梦想和激情。虽然我们错过了最美的花期,但枝头依然盛开的杜鹃在向世界宣告,五月,是白云峰最生动最美丽的花季。

     再往上走,路陡沙滑,常常要手牵藤树奋力攀爬。一路上,我们看不到要登的山峰,只看见松树委地,杜鹃繁茂,不时还有几树繁花,挂满了玉石状的小葫芦,挨挨挤挤垂悬枝头。松树林间,杜鹃树下,路边草丛,紫色鸢尾花开朵朵,宛如紫蝶翩翩起舞。

    其中有一段山路,夹道长满了两三米高的粽叶竹,一片一片长椭圆形的绿色粽叶,在我们头顶上方迎风飘摇。老爸说,把粽叶用绳子串起来,搭棚当瓦,比稻草棚顶更经久耐用。稻草棚顶一年不换,第二年就会漏雨,粽叶棚顶盖一次两三年不漏。小时候看见姜村水院边的那个老油榨,屋顶就是粽叶棚,是解放后才盖上了瓦。
    路边有一座凸起的石崖,是一个比较好的观景台。我和老爸爬了上去,顿觉眼前一亮。灵山之南的大地村庄和对面的水晶山峰,都笼罩在云里雾里。而灵山之北,却天地澄明,一尘不染。灵山就是分界线,两个世界两重天。白云峰南边一条支脉,山脊上有三座石峰耸立,其中两座像极了两条海豚,仿佛听刚刚发令枪响,双双争相跃出海面。另外一座石峰表面平整,状若围观的看台。想不到白云峰上,海豚表演天天有约,之前我们看见的那条横排路,估计就通往这个景点!这边我还在石崖上东挪西移,想找个角度给老爸拍照,那边风起云涌,转眼间就已是迷雾一片。
     继续往上攀爬。先是听见松林之上传来人声和对话,等我们从两块石崖间穿过,走进一片草木繁茂的高地时,忽然发现,白云峰就挺立在我们眼前。一个男人,正站在峰顶的巨石上,我们须昂头才能仰视。
    “嗨——你好,这个山峰能到顶吗?”从水晶洞出发,在丛林间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顶峰之下见到了同类,兴奋的我们赶紧发出了友好的问候
      能,你沿着路走就能够到达!”我和老爸的突然出现,估计也让他们吃了一惊。一路走来,虽有松树杜鹃鸢尾相伴,但我们也没想到这条山道竟然这么冷清,白白辜负了满山杜鹃的美丽花期。时间已过十二点半,看来今天只有我们这两拨游客了。

     矗立在我们正前方的白云峰,外观陡险峻峭,但是它的石崖凹凸垒叠留有缝隙,缝隙间长满了椴草树木,还有盛开的火红杜鹃。我和老爸沿着山路在石壁间攀爬,三个正在石崖间摆弄三角架的摄影师,为勇敢的老爸大声喝彩。这三位摄影师都是上饶市摄影家协会会员,有一位还参加过我们三清媚的文学采风,都是热爱文学艺术的同道之人。简单交流之后,留下他们继续选角度拍照,我和老爸一鼓作气,直接登上了白云峰顶。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灵山,是盘踞在上饶大地的一条巨龙,那高高隆起的座座群峰,就是灵山巨龙钢筋铁骨的脊梁。蓝天做底,白云作伴,左边灵山,群峰林立,个个顶天立地;右边灵山,像一道钢铁长城,长城之上,竟然还有小小庙宇两座,那更远的山峰,就像是连接长城的烽火台。而脚下的群山道路村庄河流,清晰可辨,像一个精美细致的大沙盘。几十年来,远望灵山睡美人,近观鲲鹏展翅飞,我从不同线路登过石人公、南峰坛、水晶峰、夹层灵山,但这次站在白云峰,才算真正见到了灵山全貌,那种让人心灵震撼的波澜壮阔!当年辛弃疾面对灵山,“我觉其间,雄深雅健,如对文章太史公”,雄、深、雅、健,这四个字,真是妙到绝处!
     老爸也很激动,为自己能登上白云峰,看到家乡如此壮美的灵山,而无比自豪,感慨万千。
     “站在这里,既感到人的渺小,也感到人的伟大。山再高,也踩在了我们的脚底下!”
     “这山望见那山高。本来我们这座峰已经相当高了,但看起来上次爬过的水晶峰好像还更高。”
     “毛主席说,绿水青山枉自多。绿水青山怎么会枉自多呢?原来是因为那时华佗无奈小虫何!现在的绿水青山,可处处都是风景了!”
     杜鹃盛开,蝴蝶自来。白云峰顶,彩蝶翩翩,近百只蝴蝶在我们身边飞舞,黑的,红的,黄的,粉的,夹杂着各色斑纹,一派蝶儿恋花春意盎然的温馨画面。峰顶之上,蓝天高远,洁白的云,仿佛了翅膀,如丝如缕,如棉如絮,分合聚散自由飞扬。一架飞机正在云间穿行,被太阳照耀得闪闪发光,站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峰上,看天上的飞机也比平时大了许多。峰顶许多石崖耸立,石崖间有小块平地,可以休息倚靠观景,甚至还可以见缝插针地搭几个帐篷露营。
     建在峰顶的电视差转台已经废弃,里面垒着一面墙高的废弃电瓶,难怪一路只看见拖在地面已经断裂损坏的信号线,没有看见电杆电线,原来是用电瓶供电。圆形的水泥房子还很结实,房门敞开着,一个摄影师坐在里面吃干粮,另两个摄影师在石崖下的树荫里聊着闲话,他们一大早就来了,现在就等着拍夕阳。
     爱好摄影的人,为了拍灵山的朝彩晚霞、四季美景,经常在这座白云峰上一侯一整天,刮风下雨日晒,就可以躲进这里。他们有时还会在这座房子里过夜,据说夜晚的灵山,空灵,静谧,安详,舒服得很呢!
     一座废弃的小屋,无意间成了灵山摄影人的天堂,老爸感慨道:“我原以为搞摄影很简单,拿好相机对准了一按就行,想不到为了拍张好照片,要在山顶侯几天,看来也挺不容易!”我笑了:“那是哦 ,常听人指着风景照片,说片子都是骗子,其实没骗人,那一刻的美是真实存在的,但为了等待那一刻,餐风露宿的摄影人,也许耗尽了一世的光阴!”
     在峰顶逗留到快两点时,我们告别摄影师,我们开始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路面晒干后,泥沙开始打滑。老爸回忆起小时候,跟着他老爸去砍柴,柴砍好准备下山时,他老爸会说,等会看见有水的地方,记得把草鞋打湿,下山时泥沙就不会滑了。
     我们顺手摘了一叠粽叶,挖了几株鸢尾,七叶一枝花也装进了塑料袋。老爸还收了一卷青藤,据说这种青藤非常坚韧。老爸一边慢慢下坡,一边给我讲着高山人的故事。
    “脚踏硬炭火,手拿玉米果,除了皇帝就是我。”这是高山人的民谣。
     高山统共住了十八户人家,从来没有演过戏。有一年,他们凑齐了银两,请戏班子来演戏三天,也想亮亮高山人的风光。
     演了两天,再看戏时,发现唱戏人已经篡改了唱词。
     小丑一边摸嘴揉肚一边出场:“哇辣辣辣辣辣辣辣,鸡心朝天椒,辣得我嘴巴肚子屁股眼直发烧。”
     大花随即着长胡踱着方步现身: “高山高山十八家,天天吃南瓜。”
     哈哈,原来他们是用戏词给高山人提意见呢!
      老爸模仿着小丑大花,一边演唱一边比划,白云峰上洒满了我们快乐的歌声和笑声。
     2017、5、28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7-8-16 21: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