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上饶之窗论坛 返回首页

门耳的个人空间 http://bbs.srzc.com/?302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爱北京旱柳枝

已有 1807 次阅读2014-12-27 13:47 |系统分类:生活心情| 八国联军, 北海公园, 圆明园, 住宿费用, 大水法

旱柳,是柳树的一个品种,适合在北方或特别干旱的地方生长。
  我曾多次
到过北京,却没留意过旱柳,因为它太普通,太常见,以至于忽视了它的存在。

 这次到北京为女儿赴德留学送行,借居女儿在京工作的同事家,无住宿费用的负担,没跟团游的紧迫,在慢悠悠的旅游途中旱柳闯进了我的视线,引起了我的兴趣。 第一次让我对旱柳产生冲动是在圆明园遗址公园后湖的残桥边,旱柳的树皮粗糙,躯干斑斑驳驳地刻着沧桑的年轮,奇怪的是,虽然树的根部弯曲得快要倒伏,然而它却顽强地盘旋往上,蓬蓬勃勃地伸直了腰杆,长出了一蓬蓬,一簇簇柳枝,柳枝、柳叶在风的吹拂下,弯下腰来,低垂身姿,亲吻着残破的桥面,好像要将残桥破石揽入怀中,为它抚去伤疼,让人见了心动。 残桥旁的石条七零八落,似乎在向人们诉说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的两次入侵的暴行,使这座举世闻名的皇家园林瞬间变成了废墟。圆明园的前世今生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贫穷没有出路。 在西洋楼遗址群,同样有许多高大的旱柳,蔽荫着大水法、远瀛观等遗址的断亘残壁,给了人们送来了生机与阴凉 圆明园到底种了多少旱柳我不得而知,但我认为,这里的旱柳完全可以和公园内颇费人力的奇花异草相媲美。 在北海公园,我同样见到了许多高大的旱柳,也许是水源充足,这里的柳枝更葱翠,更奔放,好似旧日里北方姑娘蓬松的大辫子,显得健康洒脱。 在南锣古巷的老胡同里,也能见到旱柳翻墙越壁的身影,高大的旱柳,能抵御风沙,可调节水土,会送来阴凉,难怪老北京人视它为招财避邪之宝。 可惜,现在,这样的老胡同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成为稀奇的景观,让人们摩肩接踵地在胡同里挤来挤去,使这里的旱柳也显得有些疲惫。 如果要将北京旱柳与我们南方垂柳相比的话。我以为,旱柳如北方姑娘的一头青丝,粗壮浓密,耐旱,好养活。这让我想到作家老舍笔下的虎妞、《南征北战》电影里的女游击队长、民国女作家萧红等女子的豪壮之气。而南方垂柳喜湿润,易摇摆。多了妖娆,少了奔放,添了灵秀,减了豁达。

 毛主席他老人家对南方杨柳是盛赞的,他在诗中写道:“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写此文时, 我上网查询旱柳与杨柳的区别时,方得知,杨柳是旱柳的变种,无论它们生南住北,原来,它们都是同祖同宗,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柳树”, “柳树”是一种命贱的树木,它的枝条插入泥土,遇水便活,人们在表达获意外之喜有“无心插柳柳成荫”之说。在打的去北京机场的路上,的士司机告诉我,只有到了郊外,才能看见这大片大片的旱柳。原因是:春夏之季,柳絮飘扬,多的时候,挡风玻璃上会积了一层白花花的柳絮,特别是近几年,柳絮时常与雾霾搅在一块,呛着人们的鼻孔,呼吸成了问题,于是,柳絮成了北京的环境公害,老城区许多旱柳被砍伐了,新城区不再种植杨树和柳树,免得它们的花絮扰民。听到这里,我有些为旱柳为杨树鸣不平,因为柳絮、杨絮,北京就将失去一道美丽的风景?除了遗憾?是不是太过偏激了?

听说在瑞典,人们通过栽培短轮伐期柳树矮林,不仅绿化了环境,还获得了大量的生物能源,在生产生物能源的同时,柳树矮林还起到了清除污染物和治理环境的作用,而我们为什么就因为旱柳其中的一个瑕疵而将其全盘否定,甚至要将其灭绝呢?

 我爱北京旱柳的另一个原因是它的平民性,在艰苦恶劣的气候环境下,旱柳不求回报地为人类调节气候,护水土,送清凉。看见这一株株弯而不屈的旱柳,我想到了北漂九年的女儿,她和千千万万个北漂一族一样,带着梦想而来,无论他们在哪个行业工作,无论他们的贡献大小,他们都曾为北京的建设和发展挥洒过青春和汗水,他们无愧于自己的理想,他们无愧于这个时代。我为他们而感到骄傲,我们他们而感到自豪,所以,我爱旱柳,更爱过去和现在的北漂一族们。

圆明园的旱柳树干


恭王府(和申)的旱柳树

北海的旱柳,蓬勃吧?

北海公园的旱柳枝与白塔同辉

南锣古巷老胡同里柳树与枣树相映成趣


圆明园残桥边的旱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上饶之窗 ( 赣ICP备12000884号 )

GMT+8, 2018-11-14 19: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2-2014 SRZC.COM

返回顶部